大叶湄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似水书院www.ysxmny.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崔闾有一瞬间是想拒绝的,甭管有没有人信,他确实没打算沾严修

府上抄出来的东西。

爱钱乃人之本性,何况他曾经还深陷其中。

一种造化弄人的感受,让他望着几箱笼的财物,自己跟自己天人交战了起来。

举凡干抄家这活的,上上下下都得肥一圈,不成文的规定,在登记造册前,都有一波就地分脏之举,大头当然得归皇家国库,那些小指头缝里流出来的,就是抄检的差兵们的辛苦费了。若按他以往的脾性,别说就后背上给刀划了一下,就是腿折了也得杵着拐去围观,再凭他跟毕衡的关系,从中分一杯美绝对是可以有的,更或者心黑一点,压根就不提严修那幢金书榭,回头等抄检的人走了,自己悄摸摸的带人进去拿

普通青砖替了那些金墙,哪怕只替出

要知道,梦里那幢金书榭就没被招出来,严修在被带走之前,一碗药毒死了他府里上下奴从百余口,只单留了他那病儿子一个,到审训问罪结束,给他盖的章也就是江州豪绅推出来的替罪羊,有钱,但又没那么豪阔。

直到江州海防线失守,他病儿子被一伙窜上岸的东桑刀客架了脖子,为保命,那幢尘封了十来年的破旧书榭,这才以亮闪闪的姿态进入了全江州,甚至全大宁人的眼。就算是已经被撬用了一个窗台的金砖,那留下的墙体也叫东桑刀客们足足挖了三

天,海盗船来来回回跑了五六趟,那赚的叫一个盆满钵满。

严修那老贼,把埋入水体的地基建的比平常房子深两丈,光从花湖里起出

来的地基砖,就够铸起皇宫前门的蟠龙柱了。

已经不是一般的有钱了,那是真正的江州豪绅起家的底蕴。

崔闾跟毕衡供出这幢金屋时,就打消了想要浑水摸鱼的想法,甚至都安耐住了想去亲眼见证一下,那遍地黄金的激动时刻。人性的本能是可以克制,奈何藏在骨子里的惯性,会让他忍不住伸手上去扒拉一下。

太苦了,他又不是主动进化到视金钱如粪土的境界,那不是有刀架在脖子上,一切都奔着便宜外人不如便宜自己人的想法么?他这辈子就没想过有一天,会有把钱往外推的一天,更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对着金灿灿的黄金无动于衷。这简直跟坐怀不乱的那谁有的一拼了。

崔闾陡然叹了口气,觉得这辈子的坚韧都用在了此处,竟然能用平静的语气,对着那堆金子摆手,“抬走吧!我不需要。毕衡愣了一下,那是真真正正的怔愣住了,眼睛瞪大嘴巴开合,半晌才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啥?.....刚说的啥?”一定是他刚才耳朵背了下,听错了音,崔闾绝对不可能会拒绝到了嘴的钱财,绝对不可能!

崔闾扭过脑袋,再次坚定的挥了挥手,“你分给其他人吧!或者就自己多留一点,反正我不要。”

好的,这次听清楚了,可是,为什么呀?

毕衡绕道崔闾脸跟前,弯腰给他打保票,“你是不是担心这账不好做?你放心,我会平掉的,肯定不会叫人知道你也参与了分....咳,分钱之举,我那些手下都花钱买过嘴了,他们都知道这次不是因为你,根本也取不到这么大笔财富,巴不得你同他们成为一伙呢!再者,你若担那我在这里给你起誓,倘若我以后拿这个同你讲任何事情谈条件,就叫我这辈子都修不成河渠,开不了水道,闾卿,我是真心诚意想要带你分一杯美的,你救我,又帮我立了这么个大功,于情于理,这份钱都你该得,而且你若不拿,那些拿了的兄弟们,他们也不安心呐!"这就是水至清则无鱼的真理了,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操蛋,想要独善其身的时候,却有一波人担心你另起外心,不把你拉到一个沟里呆着,他们反而要惴惴不安了起来,后果,那真是不可预测!崔闾知道毕衡说的是真的,他若不拿,毕衡那份也不好动,那已经分发下去的就得往回收,那那些已经落了袋的兄弟们能答应?他会直接将自己摆在众矢之的的位置上的,等后面再有什么事啊祸的,那些人必然是要动心思排除异己的。崔闾上了毕衡这条船,就也不能够让自己成为他队伍里的异己,那很危险。

他相信毕衡,但毕衡那些手下人都是京里出来的,一趟差出完,各自闭紧了嘴各归各位,真情分哪有多少呢!更何况,他们旁边还有个不齐心的秋三刀和纪百灵,他们若再为点份额离了心,可不得给人机会搞分离反间么?毕衡需要用这份惠利笼络人心。

所以这钱,不好不拿!

官场规矩,没料崔闾官没当,这规矩倒是给立上了。

也是阴差阳错的结果。

崔闾抹了把脸,调理表情动作,扯了个虚虚的笑来,“我懂你的意思了,那我就收了,谢谢毕兄....顿了下没忍住,又道:“其实你可以瞒下其中我的事情,就说那书榭是你自己找到的么!”如此,他也能撇清这里面的关系,不至于叫更多人知道他的存在了。

毕衡查完人,收完账,万一没能彻底控制住江州,回头指定是要离开的,那时,他怕是在滙渠县也呆不下去了。江州豪绅们肯定是要掘地三尺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

小神明她拒绝始乱终弃

安决
问:对人始乱终弃是什么感觉?谢邀,作为一位穿越者神明,睡了名震三界的大魔头。刚跑路,很谨慎,假名假脸,对方完全抓不到。-成为西荒小神明后,苏忱名声在外,一因太美,二是太穷。意外坠了崖,等回到西荒,闭口不提崖底事。只是在听闻诛魔成功后,晃神摔了唯一值钱的宝器。 -三界相传,东方的大魔头雍离,炎肌焰骨,无人可近。曾一剑破鸿蒙,金履踏天阙。却嗜血成性,自堕入魔。空有一张颠倒众生相,内里尽是暴戾癫狂态,无
都市 连载 9万字
穿成朱标后满朝文武求我别死

穿成朱标后满朝文武求我别死

李诗情
【周四v,0点万更。感谢小天使们支持】带着基建系统穿成朱标后,使用系统的前提是,会被附加吐血/虚弱的debuff,他啪地关上系统,当即就决定: 有钱有闲何不就地摆烂,做个大明纨绔败家子!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系统的实际绑定人,其实是满朝文武百官。 - 某日,大明朝的文武百官下朝归家之际,忽闻天机示警—— 系统:朱元璋拟《昭示奸党录》《逆臣录》,晚年嗜杀成性,唯其妻、长子朱标可求情挽回,然二人早逝
都市 连载 20万字
这婚又不离了?!

这婚又不离了?!

头发多多
【主攻】【年下】【狗血】文案:宴寻车祸后,记忆倒退回了十八岁那年,然后他从朋友口中得知了两个消息。消息一:他跟一个漂亮男人结婚了。消息二:明天就要去民政局离婚。一心学习的宴寻:“……?”跟男人结婚了?还马上就要离婚???宴寻不可置信,立刻追问来龙去脉。朋友沉默几秒,看他的眼神格外复杂:“你当初对人家一见钟情,然后死皮赖脸,穷追猛打,强取豪夺,还霸王硬上弓,总之一系列骚操作下来,你就抱得美人归了。”
都市 连载 16万字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夫君心有所属,但命短

秦皇
上辈子过劳猝死,穆婉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吃喝玩乐,享受生活。到了必须嫁人的年纪,本想挑个规矩少,好躺平的人家。却被赐婚给了上京人人趋之若鹜的镇北侯谢珩。重生的继妹幸灾乐祸:“姐姐别得意,镇北侯心狠手辣,冷血嗜杀,过几年姐姐怕是得守寡。”穆婉立刻提炼出了重点:镇北侯命短,过几年她就是镇北侯府的主人!@满上京都知道镇北侯谢珩心里有人,穆婉一介皇商之女被选中成为他的正妻是因为和他的心上人十分相似。大家都觉得
都市 连载 13万字
慕朝游

慕朝游

黍宁
慕朝游第一次见到王道容的时候,她刚身穿到这个陌生的古代。鬼怪横行,命如飘烛。那时候的她绝对想不到,眼前这个温润淡漠,光风霁月的世家子,到底是个怎样偏执而恐怖的疯子。是她这一辈子竭尽全力也想要逃开的囚笼。*她叫慕朝游,朝游北海暮苍梧的朝游。自强不息穿越女女主X淡漠偏执贵公子微玄幻,很微很微,仅点缀接档预收1:《如何折辱清冷仙长》是女强取豪夺男。文案:褚子瑛是玉清观的剑阁首座,是整个东华界千年难得一出
都市 连载 22万字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弦三千
预收:《阴阳两界唯一团宠》求收藏啦~ 《拜托,只想干饭的北极熊超酷的!》 楚云霁穿成了一只北极熊。 外出觅食,意外撞上有人类队伍,楚云霁想,这应该是科考队,毫不犹豫的想转身就走,结果看见他们就地烧火架起锅。 穿成北极熊以后就没吃过熟食的楚云霁:“!!!” 等回过神, 已经站在了科考队面前。 看着神色紧张,暗自警惕的众人。 楚云霁想了想,举起爪子,友好的推了条鱼过去,嘿!一起干饭吗? ---2022
都市 连载 13万字